桃園廠房工業地出租出售

陳泰銘告訴你 為何國巨早已不是你以為的國巨? 「我們有45000人,八成是外國人!」

成立45年的企業,該如何避免「中年危機」,轉而成為市場炸子雞,甚至是在國際市場上數一數二的強棒?

國巨給了答案:跨國併購,並且好好運用洋將!

經歷過去四年的四宗跨國併購案後,2022年的被動元件龍頭國巨(2327),早已與1977年成立的國巨,或是1993年股票上市的國巨,面貌大不相同。

其中最大差別,就是主要事業部的一把手,大多數是外國人,而且外國員工佔員工總數高達八成!

美籍主管任國巨全球業務一把手 上周悄悄隨陳泰銘亮相

許久未公開露面的國巨董事長陳泰銘,上周四(3日)出席了國巨針對近期兩宗跨國收購案的實體法說會。

現場擠滿了法人及媒體,可見陳泰銘的市場魅力。

或許沒有太多人留意的是,隨同陳泰銘出席法說會的四位高層主管中,有一位是首次亮相的外國人,他就是現任國巨全球業務一把手的Claudio Lollini。

打開Claudio Lollini的LinkedIn網頁可以發現,直到2020年8月,他都是美商基美(KEMET)的資深副總裁,也是全球業務的最高主管,在基美服務超過11年。

據了解,不僅是他,隨著2018年12月國巨併購美商普思(Pulse),及2020年6月併購基美,如今國巨主要產品事業群的最高主管,大部份都是原本基美或普思的同仁擔任。

換句話說,2022年的國巨,已經由多位洋將挑大樑。

 基美是美國高端電子零組件大廠,2019年底國巨宣布基美收購案時曾表示,本案可望使國巨以合併後15%市佔率,躋身全球前三大被動元件廠商之林。這也是國巨跨入車用、工業規格及5G等利基市場的最後一塊拼圖。

國巨「中年轉型」 要從2018年說起

國巨面貌的變化不只如此。

陳泰銘上周在法說會回答媒體提問時,也概要說明了現在的國巨長什麼樣子。

「國巨的結構很特別,台灣大概沒有這樣的公司了。我們有45000位同仁,80%是外國人(台灣員工有7000~8000人),在全球28個國家有20個研發中心、29個銷售據點,49座生產基地。」

這一切,都要從2018年國巨的轉型期開始說起。

「我們自己調整,也是靠著這些合併進來的公司,取得這方面的通路。裡面最重要的,是取得全球化的人才。」

「如果單靠台灣(人才),老實說,台灣沒有碰過這麼國際化的公司。那沒有這麼國際化的公司,人才怎麼取得?」

毛利高、能見度長的高階產品 已貢獻國巨75%營收

國巨執行長王淡如在法說會中指出,標準產品及高階產品在國巨營收佔比,五年前是70%對30%,如今是25%對75%。

為何國巨要這麼做?

簡單來說,主要應用在消費電子或通信的標準產品,數量大但賺頭(毛利)普通、價格容易隨著市場行情波動,市場以大中華及亞洲(不含日本)為主,訂單能見度低,而且容易陷入價格戰。

反觀以汽車、工業、航太及醫療應用主的高階產品,數量普普但毛利高、價格穩定成長且相對較高,市場以北美、歐洲及日本為主,訂單能見度長,而且從產品品質、客戶關係到通路都有進入障礙。

2019年底陳泰銘在法說會中曾直言,「基美將是我們未來五到十年的成長動力,讓國巨能成為世界級的公司,這個案子就好像一顆奶油蛋糕一樣。」

「以前我們就是吃到蛋糕,賺到管理財;現在將能賺到技術財,就是蛋糕上面的奶油,原來奶油的滋味這麼甜美!」

陳泰銘:原來奶油的滋味這麼甜美!

場景拉回上周四的法說會,對於國際人才的效用,陳泰銘有以下的說法。

「剛好我們取得(基美及普思)技術的同時、取得通路的同時、取得品牌及專利的同時,也取得了人才。」

「現在我們的高階人才,70%是國外團隊在主持全球的operation(營運)。」

或許就像中華職棒需要延攬洋將,或是吸引曾打過美日職棒的國內球星加盟,才能有效提升戰力一樣,邁入45歲的國巨,已經在打貨真價實的世界盃了。